• 元亨書院

大白其情、敬畏生命:「武漢肺炎」的哲學省思——林安梧(慈濟大學教授)

大白其情、敬畏生命:「武漢肺炎」的哲學省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安梧(慈濟大學教授)

「武漢肺炎」疫情嚴峻,懼之、畏之。不禁讓我想起史懷哲(Albert Schweitzer,1875-1965)的名言──「敬畏生命」。生命真的不可不畏,不可不敬啊!「生」是創造,「命」是限制,創造是生生不息的,限制是永續不已的,生命就是在這永續不已的限制中,生生不息的,艱難而辛苦的緩步前行。

「敬畏」者,不只是史懷哲才說的,他信仰的基督宗教說「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」。儒家的《論語》說「君子有三畏,畏天命、畏大人、畏聖人之言」。佛教更從「無緣大慈,同體大悲」,講到面對天地蒼生,十方法界,不可不敬畏。就如道家思想輕一些地說「人之所畏不可不畏」,講說「勇於不敢則活」。不只儒、道、佛、耶這麼說,穆斯林、印度教,世界各大宗教,論生命之終極關懷都是這麼強調的。有了敬畏,才有真正的大愛,有了大愛,這世界才能成為世界。

史懷哲這位擁有神學、音樂、哲學及醫學四個博士學位的法國通才,他最為人所稱道的名銜「非洲醫生」,他就是秉持著「敬畏生命」的態度,行醫於非洲,而活人無數的。他在《文明的哲學》一書中,清楚的說到「文明正在衰頹之中,戰爭只是文明衰頹的一個表徵」。為什麼會有戰爭,只因為人們失去對於生命的「敬畏」,因之而生出了戰爭。戰爭是人禍,但更嚴重的戰爭則是天災,而且不只是天災,是人禍造成更嚴重的天災。瘟疫則是比起戰爭還更嚴重的人禍天災。我們真要說「文明正在衰頹之中,瘟疫是文明衰頹的一個表徵!」武漢肺炎是瘟疫,是天災,更是人禍天災。

武漢肺炎肆虐,如此人禍天災,何以致之。論其源頭,免不了人們的口腹之慾,人們的殺盜淫妄。論其曼衍,免不了人們的「貪嗔癡」三毒,人們對於大自然的征服慾,對於蒼生的輕慢,對於天地的驕侵。蝙蝠何辜,她既已為天地間含垢藏毒數千種,人們竟然不懂得敬畏,不懂得尊重,還要囂張地去擾動牠,甚至戕害牠,牠不一定想到要反撲,但是寄生在牠身上的病菌就在人們的口腹之慾下,直接間接地感染了動物,又感染了人類,由感染而傳播,傳播而不可收拾。

既已感染,則當明白,當下救治,立刻防止,免得傳染擴大。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,人們卻隱匿牠,終而造成更為嚴重的禍害。說透了,就是僥倖心多,敬畏心不足,才造成這嚴重的後果。為何會心存僥倖,只因為權力的考慮優先於一切。誤認為這權力是可以甩脫這些困難的,其實不然。心存僥倖,毫無敬畏之心,只會讓權力的傾軋更為嚴重。權力的傾軋使得人們失去了回到生命存在本身面對的勇氣,而只是任由那權力的流衍因而派聲出更為嚴重的瘟疫。

須知:明白就是最為真誠的敬畏,能明白就能覺性做主,覺性作主就可以防止瘟疫的蔓延。當然,覺性作主必須當下,並且通過制度、結構、組織的層面,行其所當行,防其所當防,止其所當止,進入醫療、防護。天下蒼生能回到本位,病毒也回到本位,都能「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樂其俗」。天地自然的共同體、血緣人倫共同體、政治社會共同體、文化教養共同體,人們在「天地親君師」的四個共同體的場域結構之中,大白其情,敬畏以之,也就能安身立命。

皇天后土,讓那該回到存在自身的回到存在自身,讓那該歸返天地的歸返天地,虔誠敬禱,虔誠敬禱!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庚子大年十四清晨 於台北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林安梧教授悼王曉波教授

敬悼 台灣大學 王曉波教授 曉旭照神州 焠煉法家 鬥極權 爭自由 倚天劍出 波濤興海峽 精研台史 劈灣獨 建華夏 屠龍刀來 庚子夏七月卅日噩聞 曉波兄仙逝 傷慟難已 作嵌名聯敬輓之 弟 林安梧 敬輓

© 2018 財團法人中華大道文教基金會元亨書院

  • Facebook
  • YouTube影音頻道
  • Flickr相簿

台中市國光路216-7號

TEL/FAX 04-22859450
E-mail:yuanheng216@gmail.com

​聯絡元亨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