迎接「後牟宗三時代」的來臨——《牟宗三先生全集》出版紀感

Updated: Aug 24

迎接「後牟宗三時代」的來臨 ——《牟宗三先生全集》出版紀感


《牟宗三先生全集》出版了,這標誌著牟宗三哲學的完成,但這並不標誌著牟宗三哲學的結束;相反的,它標誌著牟宗三哲學的嶄新起點。這嶄新起點是一轉折,是一回返,是一承繼,是一批判,是一發展。


牟先生甦活了中國哲學的慧命,他深入闡述了儒道佛三教哲學,並獨立譯述了康德(I.Kant)三大批判;更難能可貴的是,牟先生將康德三大批判銷融於中國傳統儒道佛之中,經由體系性的建構,成就了規模宏偉的「兩層存有論」。近一百年來的中國哲學發展,無疑的,這是一最為重要的里程碑。


牟先生跨過了「逆格義」的限制,經由「譯述」、「銷融」、「重鑄」的過程,讓中國古代典籍的話語、現代的學術話語、當前的生活話語,和合融通,鑄成偉辭,他生產了鮮活的哲學語匯,開啓了活生生的覺知與思考。面對廿世紀初以來,中國民族的存在意義危機,牟先生隨順著熊十力先生「體用哲學」所開顯的「乾元性海」,經由一「形而上的保存」,進一步以智識化的理論構造,穩立了道德主體;並冀求「以德開智」,經由「良知的自我坎陷」以開出知性主體,並以此融攝民主與科學。

台灣聯經版《牟宗三先生全集》(32冊)


當然,牟先生將康德哲學之「窮智以見德」經由儒道佛三教的銷融,轉而為「尊德以攝智」。他看似承繼康德「超越的分解」以穩立知識體系,但卻直契陸王,上接孔孟,穩立道德之自我,再下開知識界。這樣的「下開」即是「良知的自我坎陷」之轉出,這是一「辯證的轉折」而開,這卻是近於費希特(J.G.Fichte),而遙遙指向黑格爾(G.W.F.Hegel)。只不過,康德哲學強調的超越分解,使得牟先生做了一形而上的追溯,而有了一形而上的安宅。居於此安宅中,牟先生以一「詭譎的辮證」達到一「圓教」與「圓善」的境界。

「超越的分解」為的是一「形而上的追溯」,進而凸顯由古代經典所喚起的「存在覺知」,就在這存在的覺知的召喚下,讓這難以跨越的鴻溝有了一「詭譎的辯證」之銷融與連結。當然,所謂的「圓教」與「圓善」就是在這詭譎的辯證銷融下完成的。牟先生雖然一再地強調辯證的開展的重要,但他做的卻是辯證的銷融,經由銷融而尋得一形而上的安宅,一純智所思的安宅。

(左起)牟宗三先生、林安梧教授合影,19918月攝於香港新亞書院


他做了「現象」與「物自身」的超越區分,以「一心開二門」的方式,成就了「執」與「無執」的「兩層存有論」。他雖然一再地強調「兩層存有論」並不是截然區隔,而是融會通貫;但他卻居於無執的存有論所成的純智所思的安宅,指點人間善惡,規範那執的存有論。他亦贊同天台宗所說之「一念無明法性心」,欣賞其「即九法界而成佛」這種「不斷斷」的精神;但由於時代精神的限制,牟先生仍只能經由一「詭譎的辯證」而達到一銷融性的和合同一,做成一形而上的圓善。我們要說這樣的圓善並不就是牟宗三哲學的完成,而是預示著一個嶄新的轉折、回返、批判與發展。


我們當該將牟先生在形而上的居宅中,「結穴成丹」的「圓善」再度入於「乾元性海」,即用顯體,承體達用,讓他入於歷史社會總體的生活世界之中,深耕易耨,發榮滋長,以一本體發生學的思考,正視「理論是實踐的理論,實踐是理論的實踐」,「兩端而一致」的辯證開啓,重開儒學的社會實踐之門。


「轉折」,不再只停留於「主體式的轉折」,而應通解而化之,由「主體性」轉折為「意向性」,再由「意向性」開啓活生生的「實存性」。

牟宗三先生在鵝湖文化講堂授課(1990.6.2


「回返」,不再只停留於「銷融式的回返」,而應調適而上遂,入於「存有的根源」,進而「存有的彰顯」,再進一步轉出一「存有的執定」。


「承繼」,不再只停留於「哲學史式的論述」,而應如理而下貫,一方面上遂於文化道統,另方面做一理論性的創造。

「批判」,不再只停留於「超越的分解」,而應辯證的落實,入於「生活世界」所成的歷史社會總體,「即勢成理,以理導勢」,成就一社會的批判,進而開啓一儒學的革命。


「發展」,不再只停留於「古典的詮釋」,而應展開哲學的交談,面對現代的生活話語,經由一活生生的存在覺知,重構一嶄新的學術話語,參與於全人類文明的交談與建構。

台灣地區921的大地震、美國911雙子星大樓的崩落、美國對伊拉克的反恐戰爭,世紀之交的後現代,人們隨著天地間的顫抖而恐懼,隨著文明的異化而驚疑。這幾個星期來,台灣、香港與大陸正為非典型急性肺炎SARS的肆虐痛苦,存在在掙扎中、生命在考驗中,我深切的覺知到朱夫子所說的「堅難!」


牟先生竟已逝世八年,但我仍記起一九九五年為先生所作的輓聯:


夫子飄飄來,魏晉風骨好為青白眼,世俗人皆驚寵辱;

吾師悠悠去,宋明義理能過生死關,真儒者何畏陰陽。

牟先生面對苦痛與危難的「高狂俊逸」(蔡仁厚先生對牟先生的稱語)令人低回!


夜深矣!深矣!天明亦已近矣!近矣!

林老師書房牟宗三先生造像

抬頭望見我書房上的牟先生造像,有一段文字寫著:

吾師牟宗三先生,畢其生,拓落自然,一無所罣,惟吾華族文化為終身勠力之目標。彼嘗言:惟有大感受而後有大問題,有大問題而後有大悲心,有大悲心而後有大智慧;如斯始能成就哲學志業也。壬戌之秋安梧謹志。

先生造像旁邊鑲著一副嵌名對聯,聯曰:

宗師仲尼誠通天地;

三教判列道貫古今。

夜深矣!遠矣!天明亦已近矣!近矣!禱之於天地神祇,謹此虔誠,謹此虔誠!

癸未(2003)春暮五月五日晨三時於元亨齋

原刊 《鵝湖月刊》第28卷第11期,總第335期,2003年5月。


#林安梧教授文章

14 views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