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安梧教授答客問(一):關於寺廟的對聯──構成、意義及其他

Updated: Aug 23




以華人的宮觀、寺院、廟宇而言,一般用的對聯,還是以表其義理為多的。一般上,其前方楹柱,有四根柱子,最外頭的兩根柱子,其上頭所對的兩個字,會構成一副嵌名對聯,以展現出其所處的地名。而中間的那副對聯,一般而言,都會和宮觀所祀奉的神明有關。


試舉一例,在我家鄉的「草湖太子宮」,是祭祀三太子哪吒的廟宇,其外頭有四根柱子(設為A、B、C、D四柱)。其中,最外頭的A、D兩根柱子所懸掛的對聯,第一個所對的字,就是「草」和「湖」,表示此地是在「草湖」。由於此廟祭祀的是三太子哪吒,其B、C兩柱對聯的嵌名是「太子」。這副對聯是我作的,外側那副的上聯是「草上清風必偃,君子有德,贊人倫孝悌」,下聯對「湖中游魚相忘,天地無心,成自然乾坤」。顯然,我作此聯是把儒、道思想對比性的擺進去了。以此為例,該廟找我寫這副對聯,作為在地的學者、文人,我們會將自己對中華文化義理的理解,和此在的地名——草湖,連接在一塊來創作。中間的B、C兩柱,上聯作「太上常樂,樂以忘憂,不知其名,字曰道」,下聯對「子孫永安,安而行之,無為自化,堪稱天」。這副聯,明顯還是用了儒、道思想作為其根本的。上聯「太上常樂」出自《老子》的典故,而「樂以忘憂」出自《論語》的典故,「不知其名字曰道」又出自《老子道德經》。下聯以「子孫永安」對「太上常樂」,「安而行之」是相對於「利而行之」、「勉強而行之」的概念,出自儒家的典故,「無為自化堪稱天」則出自道家的典故。其實,從這副對聯我們可以體會到,儒、道思想是同源而一體的。雖然這家哪吒廟是道教的廟,但是,儒、道是同源互補的。而我為該廟所寫的兩副對聯,都是依據儒、道思想的原理原則來寫的。這裡,我要借此表彰出儒、道同源互補的思想特質,所以並未將佛家的思想牽涉進來。若把佛家思想摻和進來,就會不搭調了。

當然,一般的民間廟宇,對於這些做對聯的原理原則不夠瞭解,就會過於隨意。所以,在宮觀、寺院、廟宇裡的對聯,是否一定表現出其在地建設的歷史脈絡,是不一定的。一般上,會呈現出其地名與所祀的神明。至於具體上如何做,和主其事者的認知有關,有者知道,有者不知道。在民間各種做法的差異性可以很大。

倘若徵引宮觀、寺院、廟宇的對聯來探討其文史,作為一種旁證是可以的,但若要作為主證,那是不行的。因為,僅依據某一副對聯為主證,會犯了「孤證不立」的毛病。當然,若以人文詮釋的方式來說,把這些對聯放在整個文史脈絡而能詮釋得通達的話,引用對聯是可以的。在寫作論文時,應該要指出這是一種詮釋。若要做到更嚴格的理論證成,作者需要全面考慮所有的史料,加以烘托出整個討論,才是可行的。


目前來講,在當代做對聯的文化傳統在整個華人文化圈,也慢慢的消失了。這是很可惜的!在以前,就算地處鄉下的小廟,都可能懸掛著很好的對聯。舊時代的鄉下,地方上有鄉紳,個別的鄉紳未必有能力作得出很好的對聯,但鄉紳很可能認識更高階的文人。所以他們可以請文化修養更純熟的文人來寫對聯。以前的舊社會是尊重讀書人的,而鄉間人士又是謙虛的,所以會一層層的往上,可以禮請到文化修養更高的文化人來寫對聯。所以,我常說,很多土地公廟、福德正神廟,雖然是地處民間的廟宇,裡頭的對聯有的還寫得挺好的。以我所記得的,比如「福德福由德」對「正神正是神」,這是對得很好的對子。

那麼,以老的佛寺來講,其對聯多半是寫得很好的。由於這些對聯要顯示出佛理的深湛,有些是由方丈親自寫的,有些則是由方丈請能作對子的文人,把佛理的意蘊寫出來。一般上,方丈很謙虛,會請真正懂作對聯的文人來寫。隨著時代的變化,很多佛寺的對聯慢慢變得隨意,乃至於有些已經不是對聯了,而變成了條幅。這些條幅是標語而並非對聯。這些佛教團體覺得,反正這是師父說的就算了,就可以了。倘若放在古代的傳統而言,以標語來當作佛寺的對聯,是貽笑大方的。在當代,有些高僧大德的國學修養未必夠深,加上其教團已經發展得很盛大,外部已不會有人指出這些問題來,而師父也就不再請教文人了。或許,信眾還覺得這些條幅的內容不錯,在民間還流傳得很廣,其實是不入方家之眼的東西。如此一來,也顯示出現在的高僧大德,與古代佛門的方丈比起來,有其不足之處。但是其弟子把師父捧得很高,乃至師父對學問的自知之明都忘掉了。這點顯得可惜了!


總而言之,無論是古代的對聯,又或當代的條幅,是可以作為文史研究的旁證,可以引用來作一種詮釋的。我想,年代越古老的寺院、廟宇、宮觀,其對聯的可詮釋性越高一些;現當代的就不一定,會因人、因地而異,個中水準的差異性,是需要考慮的。 錄音整理:關啟匡博士(中央大學)

72 views0 comments